把你左右脑之间的连结咔嚓掉,你会变成什幺样子?

把你左右脑之间的连结咔嚓掉,你会变成什幺样子?

来自马来西亚,现居风城。兴趣广泛的生物学家,研究工作之余,嗜好读读书、看看戏、写写作、骑骑车、踏踏青、逗逗猫。

你应该看过一些图,例如「旋转的舞者」或「前进的骑士」,听说这些图可以判断你是左脑人还是右脑人。

然而这些传闻可能只是纯属谣言,或说是伪科学。因为一来这些图仅要你判断舞者或骑士方向,无法确认你擅长用左脑还是右脑,二来不管你进行的是理性的思考,还是感性的创意,两侧的大脑都要同时使用。不管科不科学,所谓的左脑右脑开发,恐怕是史上最广为流传的心理学迷思吧!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Bernard Goldbach

正常人左右脑之间,会透过胼胝体(corpus callosum)来沟通讯息。可是,在医疗伦理未像今天这样良好建立的时代,神经外科医师会为癫痫病患进行一种手术,把胼胝体咔嚓切掉,让大脑不正常的同步放电侷限在一个脑半球,减轻癫痫发作时的症状。

胼胝体被咔嚓掉的病患,日常生活里的人格、认知和心理,似乎没啥重大改变,直到加州理工学院的罗杰‧斯佩里(Roger W. Sperry,1913-1994)和他的学生找来裂脑人进行一系列设计巧妙的实验,发现阻断左右脑之间的互通有无、让左右脑不知道另一个脑半球在想啥,会产生不少有趣的实验结果,也揭露出脑功能侧化(Lateralization of brain function)的发现。

罗杰‧斯佩里因裂脑人的研究荣获1981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,当时功劳最大的学生是葛詹尼加(Michael S. Gazzaniga),他们共同在加州理工设计一系列实验,探讨裂脑人在语言、视觉和运动上的变化,透过那些实验,他们发现一些神经认知过程,有左右脑功能侧化的现像,也就是主要由一个脑半球掌管。

他们发现,左脑主要负责说话和语言能力,右脑主要掌管空间和面部辨识。在裂脑人左右脑无法沟通的情况下,研究人员分别让左右眼观看不同图像,实验者居然可以掰出自以为合理的解释,例如给右脑看一个雪铲,左脑看鸡爪,实验者分别用左手指着雪铲、右手指着鸡爪,说铲子是用来清鸡粪的。

裂脑研究的启示是,大脑并不像学界曾经认定的同质化处理信息,相反的,脑组织特化成不同模组和迴路来进行特化功能。

这个启示是个典範转移,因为当时美国心理学界主导的是行为主义,主张心理学应该研究「可以被观察和直接测量的行为」,反对研究「没有科学根据的意识」。可是葛詹尼加创意的认知神经科学,却开启了对意识的科学研究,也因为认识到脑是由不同模组和迴路组成的,葛詹尼加在《我们真的有自由意志吗?》(Who’s in Charge?: Free Will and the Science of the Brain)主张:脑中没有一个主导的命令中心,「自我」和「自由意志」都是幻觉,意识是脑整体平行而分散地运作下由「解译器」产生的。

《切开左右脑:葛詹尼加的脑科学人生》(Tales from Both Sides of the Brain: A Life in Neuroscience)是罗杰‧斯佩里高徒葛詹尼加的自传。葛詹尼加除了是位优异的学者,也相信科学家必须和社会大众沟通,所以也写了《大脑、演化、人》(Human: The Science behind What Makes Us Unique)、《社交大脑》(The Social Brain)、《心智问题》(Mind Matters)、《自然界的心智》(Nature’s Mind)、《伦理的脑》(The Ethical Brain)、《我们真的有自由意志吗?》等科普书。

葛詹尼加的教职经历很丰富,两度待过母校达特茅斯学院(Dartmouth College),也两度待过加州大学圣塔巴巴拉分校,还有在我母校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创立的神经科学研究中心,中间还待过纽约大学、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、康乃尔大学医学院,他创办了《认知神经科学期刊》,还创建了认知神经科学学会。

《切开左右脑》中葛詹尼加描述他们那些研究的进行过程以及科学上的意义。他主要的研究用裂脑人进行,随着技术的进步,他们可以利用更先进的仪器探讨大脑功能,如CT、fMRI、PET、SPECT、MEG等等,非专家不见得需要知道这些缩写的详细内容,但是在技术上与时俱进,对科学研究而言是非常重要的。

他也谈到生活中相关的决定,如搬家、婚姻、旅行等等,《切开左右脑》让人见识到顶尖科学家的人性层面。还有团队、期刊、学会、研讨会和研究单位创建等等过程中,他和许多学者、甚至是媒体人和政治家建立深厚的友谊,有不少贵人相助。科学研究不是单打独斗,人缘好也是很重要的。

整本书,完全没有谈到KPI、SCI和期刊论文点数,只有旺盛强烈的好奇心,不像今天亚洲多国学者在政府搞不清楚状况下,被套牢在拚论文篇数和点数的困境。而且从书中葛詹尼加多次在不同大学院校担任主管、和上层应对打交道的经验来看,愈有效率的方式往往是愈有弹性的,被一大堆规定绑死、疲于和官僚打交道,只会扼杀一流的创意,只能製造二流的成果。

对脑科学和神经科学感兴趣,《切开左右脑》是本必读读物。想要献身科学研究或者只想要了解,《切开左右脑》同样是本很好的参考读物!

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