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高龄友善新视界》:「时间银行」助人助己,高龄交换服务制度在

高龄交换服务制度在台湾可行吗?

鉴于高龄人口不断增加、医疗负担沉重、照顾人力短缺、社会人情逐渐淡薄等诸多因素冲击下,年长者生活品质如果不好,连带将会影响下两代,甚至更多世代生存资源。同时,新一代长者远比他们的前代富有、健康,尤其是刚退休到七十五岁的这个年龄层长辈,多数拥有比年轻人丰富的社会经验,而且还相当健康、活跃。为此,各国政府都在想办法因应挑战。

虽然当志工是许多退休人士选择的社会服务,但据统计,近年志工人数并不如预期中随着熟龄人口增加呈现对等的成长。如何创造「初老」服务社会,且是投入到最适合、最需要的地方,正是各国在努力思考,并寻求可行解决方案的重点。

「初老」服务贡献生产力
「时间银行」记点数存老本

综合上述处境,面对高龄社会可能产生的状况,除了利用科技降低倚赖人力,强化、延长独立自主时间外,如何善用延长的退休后时间,并转换成有效的生产力将愈显重要。那幺鼓励高龄健康者更积极服务弱势者,并记录其服务时数,在未来当他们有需求时,可以申请回馈一样的时数,由后辈来提供服务,这或许是在高龄社会中「助人即助己」的好方法。

目前多数人对志工的认知,是不求取回报的服务,但衡量社会现实,不求回报的服务愈来愈不可测。于是有了执行服务后给予回报来鼓励服务的想法,进而形成了「预约回馈」制度。其实,这个构想并不新鲜,过去二十年来,包括美国、日本、台湾、瑞士等国家都有相关机制在运作,还有很多国家也想做,但因国情、决策不同,有不同做法,也有不同结果。若问哪一种模式最合适,其实没有,因为大家都还是在一步步摸索适合在地执行的模式。

「期约回馈」可行吗?
需先釐清计画本质

近来在台湾,许多人从社群媒体得到转传讯息,介绍瑞士圣加侖的人力时间交换服务,似乎成为大家羡慕的梦想。新北市政府也表示,这种服务他们早在二○一四年已经实施。观察各国,相似服务执行内容不尽相同。最好的方法还是亲自了解,以便截长补短。走访瑞士圣加侖,透过与实际执行者的长谈,及相关领域的人士访谈,进行现场第一线的观察,深入了解圣加侖时间银行的运作模式,是否可以让台湾相关单位引为借镜。

瑞士「时间银行」概念于二○○七年由联邦议员提出,政府在二○○八年投入研究。圣加侖也在二○一一年开始关注,为求永续经营,先由政府进行专案研究,釐清计画本质。

圣加侖古时曾是瑞士大城,也是宗教改革先驱,目前教堂里仍留有古老壁画,纪念最早募资设立医院者,及圣经所说看顾弱者的巨型雕塑等。还有现在早已成为旧城观光特色的建筑物突出窗棂,除炫富外,当初设计可是为了观察街头有无贫困者需要救助而来的,这也形成圣加侖济贫的传统。旅游局导览主管珍妮便说:「其实在当地德文的『神圣』,本身就有怜悯救赎的意思。」

让「初老」服务失能长者
休闲陪伴 非居家护理

数百年来传承的文化造就人与人互助风气,但另一方面,现代过度物质化后却也渐流于人情淡薄。瑞士所得高,但因社会福利制度与北欧不同,退休者的经济状况与在职者有可观落差,且年长者服务和失能服务费用都很高,故老后生活压力不低。

综合当地处境和未来趋势,圣加侖的人力时间交换服务计画主要诉求,包括:延长长者在家生活时间,不要让他们太早进入机构;增加长者自我决定每日生活的机会,而非如机构配合照顾者;增加参与社会活动的动机来保持健康;减缓家庭照顾者压力使其喘息;展现新一代健康初老者的贡献能量,并试图创造非现金式的年金制度。

计画提交地方议会后通过此制度,接下来所有的细部决策都以对应上述本质为共识。例如服务者徵募不会开放给三十岁左右的人士,因为这计画的本质是激励初老,服务对象以八十岁以上为主。在此同时,也逐年预备营运基金,以预备万一这项计画执行不下去,也有足以承诺回馈已服务者的预算。

有了法源与预算后,便由当地具有社会服务经验的多个教会,和民间慈善组织与政府各派代表共组谘询委员会,以谘询但不干预的方式,支持为此计画成立的新专责组织负责执行。熟悉这计画且经常与政府打交道、同时太太也是护理师的舒兹餐厅老闆认为,这种决策机制很好,因为全由政府执行可能因层层官僚影响效率,由有服务经验的民间单位物色适合的执行者,来推广接洽媒合,没有了层层上报浪费时间,也避免打消服务热诚。

但是,服务者该如何定名?是志工吗?一般来说,志工是指志愿服务,但这个服务如同期约回馈,因此瑞士不称呼志工人力银行,而是「个人老年时间储存制度」。

负责这个新服务组织整体行销计画执行,又需要怎幺样背景的人才呢?他们并未将这个专才限定在社工学经历,更不要求护理学经历背景,而是有服务经验且擅长文宣行销者,因为这不是医疗服务。

最后他们找到了克劳迪来负责整个计画执行,同时建立了有意投入者联繫机制。

客源初期是透过谘询委员会的各组织提供首波名单,有意投入者可前来办公室面谈,若合适,便会进一步陪同服务者到被服务者家进行三方会谈,主要确定服务项目,建立双方共识和服务时数。会谈结束后,媒合者会分别向双方致电,以避开当面的尴尬,私下徵询确认意愿后,便可以开始派出服务。

为确保品质稳定,多由同一位服务者持续服务同一位客户。由于瑞士乡村仍保有互助民风,而且幅员广,因此,目前这项累积服务时数的制度聚焦在都市推广,希望让人际日渐冷漠的都会区能因这互助制度拉近人的距离。

克劳迪进一步说明,服务直接涉及的行政费用,如前往客户家的交通费是由组织提供,因为在市区且瑞士公共运输系统非常发达,故开销有限。若客户要出门,除非经济有非常严重的困难,一般由客户支付服务者和自己的交通费用。

经过实际运作,目前服务项目有:休闲陪伴、外出赴约、行政琐事、身心障碍服务、购物、备餐共食、安宁照顾,及可减轻主要照顾者的支持服务等。这些和现有居家服务及居家护理既不冲突也无重叠,因此,也不太可能在短期形成对有消费服务的商业冲击。

最高可存七百五十小时
未满八十岁失能也可申请回馈

为求务实,圣加侖也为服务者设定时数上限,一生七百五十小时。这个时数是经过合理的评估,是如果在初老时开始提供服务,到八十岁以后或失能以后直到离世的时间,加上不希望过度鼓励,而导致许多人没有工作,投入会冲击延长退休的制度影响税收。这种和医疗专业互补的服务,不鼓励拚命累积时数,所以不会出现像台湾媒体报导有高到近三千多小时的服务者。

目前圣加侖经推广到执行,二○一七年已有一百二十位初老者,服务一百四十位八十岁以上长者;二○一九年有一百九十五位初老者,服务一百七十五位八十岁以上长者;也有未满八十岁服务者因车祸突发事故而申请回馈。

由于圣加侖初老者统计约有九千多人,执行单位认为还很有潜力继续徵募工作,宣传方式已从电视宣导扩展到银髮社团,进一步到企业针对届退者与初老从业者推广。或许有人会担心自己认真服务,以后来服务的人,是否会如自己当年一样认真?执行服务的机构主责者说,就目前来看,一方面许多投入者甚至并不想计较回馈时数;二方面,多数服务者不期望以后一定要得到多好的服务品质。倒是有些服务者觉得这是改善自己寂寞和保持社会接触的新机会,且在这个新计画制度与氛围中,更感觉到真的为有困难的人做些事。

非现金年金制度
真能纾解高龄资源压力?

圣加侖很希望藉由这计画,不仅回应上述推广初衷,更希望当这些愿意服务的初老者在街上来去时,成为年轻一代的榜样与见证,让年轻人看到、思考自己以后也当如此,可以务实地考虑未来投入,一起纾解高龄社会年金资源和照顾服务的现金压力。

台湾曾于一九九九年推广类似服务,当时有各种回馈,甚至包括公有停车场停车免费等,几年后有些变成以换取免费健检结清,后来又零星有以换取课程为诉求的,但都不如当初所预期的、由服务者去收取回馈时数。看来服务回馈在台湾,似乎以换健检比较得到认同,但这与当时发动这项措施的初衷有落差。

台湾目前仍有县市持续在尝试,如何让服务与回馈如预期还有待摸索。到底是该全面鼓励服务而提供各种奖励?或是真由志工服务?还是锁定舒缓高龄社会照顾压力?参考瑞士圣加侖的做法,只有在界定好方向同时降低伦理争议,且在执行前规划好严谨流程,让服务範围及内容明确,备援方案也完整可行下,进一步考量民情互信,才可能避免所谓滚动修正、零星亮点、难起共鸣、扭曲原意的种种问题或乱象,进而发展出务实永续的初老服务回馈方案。

延伸阅读台中市「时间银行」实验计画:是社会投资,更是社会安全网的一道防线你最该投资的「时间货币」:年轻时担任志工助人,年老后接受服务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高龄友善新视界:观察台湾与他国的高龄者照顾》,巨流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联合劝募。

作者:周传久

有人说,变老不是一个过程,
而是在某一个瞬间,突然意识到自己真的「老了」。

拿掉年龄、外貌、体能变化,我们都是最普通、最一样的「人」,
同样渴望有品质的生活、受到尊重,以及被爱。

长期关注高龄政策的周传久,走访各国实际观察、体验照顾观念与方法,带给台湾长照领域更多想像空间。

日本由「照顾经理」执行长照任务,背景多元,可能是牙科助理、柔道整复师、视能训练士、指压师等,必须有五年工作经验,通过医学常识、一般常识、法律知识等考试,试后接受训练、每两年再进修,才得以具备资格;评估客户时,照顾经理与主治医师的评估与意见,将一起送至专业评估小组,过程严谨又细緻。以色列辅具借用中心「撒拉之手」有近三百种辅具,包括:氧气筒、床、拐杖、轮椅、生活用品等,以低廉租金或购买金,在全国流通;若需长期使用、购买,则可至「米勒巴」谘询,该机构除职能、物理、语言、呼吸等各种治疗师参与,还有国防科技武器专家以志工身分协助研发个别化辅具。瑞士「时间银行」,建立初老志工服务高龄长辈模式,互助完成洗衣、买菜等事,交换所长得到回馈。透过机构专业媒合配对,提供适切服务,增加生活中的人际相处,并同时肯定自我能力。

作者也针对台湾照顾领域现况提出建言,综合国内外经验,希望台湾发展因地制宜的照顾模式,营造令人嚮往的高龄友善社会。

《高龄友善新视界》:「时间银行」助人助己,高龄交换服务制度在Photo Credit: 巨流出版


相关推荐